外患内争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历史故事

郑穆公刚继位,就遭遇了一次凶险,好在逢凶化吉了。

原来,在晋、秦联兵伐郑秦军先行撤围时,给郑国留下帮助郑守城的三位将军带着两千军兵,和郑的矛盾越来越深,这三员秦将一商量就给秦穆公写了封信,请求派兵偷袭郑国,因为这部分秦军担负为郑的都城守卫北门的任务,秦军真的偷袭从自家军队守的城门入城,成功率当然很高。秦穆公不顾百里奚和蹇叔的反对,就派百里视,蹇丙和西乞术远程奔袭郑国,却被郑的爱国商人弦高用计诈退了秦军,结果秦军灭滑之后回师途中被晋军伏击全军覆没。从此郑与秦、晋与秦的关系进入敌对状态。

秦的兵灾刚躲过,楚的兵祸又来了。

晋文公、晋襄公去世后,晋的霸主地位下降,楚穆王蠢蠢欲动想争霸中原。郑是他进入中原的通道,郑又从属于晋的阵营,所以楚又来伐郑。

郑穆公急忙派公子姬坚、公子姬庞、乐耳三员大将到边境据守,一再嘱咐只守不攻,等待晋国救兵。楚将斗越椒用蒍贾的计谋,对外扬言说没粮了,而且故意派兵到百姓手里抢粮。姬坚认为这是好机会,就带着姬庞和乐耳夜晚劫营,正中了楚军的诱敌之计,结果三将被擒,全军覆没。

郑国坚持不到晋的援军到来了,只好派姬丰到楚营认罪求和,当然又给了不少的财物,并承诺永远不反叛,斗越椒请示楚穆王同意,接受了郑的请和要求并放还了被俘的三员郑将。郑穆公从此倒向了楚国并参加了楚穆王主持的厥貉(今河南省项城市西南)会盟。

再说郑的求救使者一到,赵盾就约齐了宋、鲁、卫、许四国联兵救郑,还没进入郑的境内就听说郑已经投降了。宋和鲁就请求伐郑,好在赵盾还很理解郑国,说这是我们救援不及时造成的,不会是郑伯的本意,援兵救援白跑一趟,只好散归本国。

前606年,郑穆公去世,这个靠晋的力量登上了君位又在楚的压力下背晋附楚的君主,并没像她母亲的梦那样光大郑国,在充当了二十二年的晋楚之间的“墙头草”之后,离世而去。世子姬夷即位,这位就是郑灵公。

郑灵公比较窝囊,上任只一年就被公子姬公杀了。

灵公在位是由公子姬家和公子姬公主政。这一天姬家和姬公约好了,准备早点来到朝堂进见灵公。姬公的食指突然开始颤动,就笑着对姬家说:我的食指有一种特异功能,只要颤动,就一定有美味入口。前些天晋国送石花鱼,它动了。楚国送天鹅,它也动了。只要有新味口福,它就必动,十分地灵验。今天不知道又有什么美味可以品尝了。

两人进了朝门,就听内侍传下命令,让厨师马上入宫。姬公就问,这么急传唤厨师干什么?内侍回答说有一个商人刚从汉江带来一只大鼋,有二百多斤重,主公急于品尝。现在就拴在堂下,让我召唤厨师宰杀,想用他赏赐诸位大夫。

姬公说既然有美味在,我的食指就没白动。两人进了朝堂,看到堂下立柱上确实拴着一只大鼋,就互相对视而笑,因为事巧就越想越好笑,行了朝礼见了灵公后仍然满脸的笑意。灵公就问:看你们两个高兴的样子有什么喜事?姬家就把原因说了。灵公也笑了,又开了个玩笑说:灵验不灵验还得看我让不让你吃。

两人退下朝堂边走边开玩笑说:这回主公可是不得不让我们品尝了。

厨师把鼋做好了献上灵公,灵公一吃觉得十分鲜美。为了与诸大夫共同品尝显示君恩,灵公就派人捧着一鼎鼋羹,配了一双象牙筷子,由诸位大夫逐个品尝。品尝的顺序是自下席到上席。可是轮到上席的第一和第二座,汤无肉尽只剩下空鼎了。厨师就请示:羹已经没了,就剩空鼎了,空鼎赐给谁?灵公说:赐给姬家。厨师就把空鼎奉给了姬家。灵公看着尴尬的姬公大笑着说:我已经把美味赐给了诸位大夫,把鼎赐给了姬家,惟有姬公什么也没得到,这回你说你的食指颤动灵不灵?

灵公的本意开个玩笑而已,哪知姬公当真了。人就是这样,地位越高,自尊心越强,有的人把面子看的比命都重要,姬公就属于这种人。

姬公羞的满脸通红,愤怒地跑到灵公面前,用手从灵公面前的鼎里抓了一块鼋肉放到嘴里边吃边说:我已经吃到嘴里了。你说灵验不灵验。说完转身走了。

如果说灵公是开玩笑,姬公却是动了真格的。

面对姬公的戏弄,灵公也火了,把筷子一摔说:姬公出言不逊,行为不尊,这是欺君。难道郑国就没有斩姬公之头的利刃了吗?

姬家等人看事情闹到这个地步,急忙拜伏在地说:姬公对主公那是肺腑之爱,只是想和大家一样共享君恩所以开个玩笑,他怎么敢对主公无礼呢?请主公宽恕。尽管话这么说了,灵公气没消,诸位大夫也都不欢而散。

姬家离了朝堂就来到姬公家里,善意地劝解姬公说:天上朝向主公请个罪,事就过去了吗?姬公说:“慢人者,人亦慢之”。这次是主公轻慢了我,他应该自责没有必要责备我。姬家又劝道:事是这么个事,但君臣有别,对主公该请罪请罪,自罪免灾,有什么放不下的。

第二天两人又一同上朝,姬公照样正常地随班行礼,却没说半句自责的话。倒是姬家觉得心里不安,跪拜在地对郑灵公说:姬公害怕主公责怪他鼎中取食之过。今天是专门来告罪的,只是战战兢兢地不知从何说起,还请主公宽恕!灵公听了这话看了看姬公,眼前的姬公无动于衷哪有自责的意思。就生气地说:现在是我怕得罪姬公,哪能是姬公怕得罪我呢?说完拂袖而去。

散了朝姬公邀姬家到了自己家中,私下密商说:主公恨我到了极点,恐怕已经动了杀机,不如先发制人,不成早晚是死,成了还能免于一死。姬家听了这话赶紧把耳朵捂了起来说:仁善者连家禽家畜养久了都舍不得杀死,何况一国之君,怎么可以轻言杀字。姬公一看姬家吓成这样,马上改口说:我也只是说了句气话,你别当真也不要对外人说,免得以讹传讹惹出事端,姬家当然答应不对外说就告别回家了。

姬公知道姬家不会合谋,就自己开始做刺杀准备,打听到灵公和姬家的弟弟姬去疾关系密切,经常有往来。就在朝中散布:姬家和姬去疾天天在一起谋划,研究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,恐怕对社稷不利。姬家听说了这话急忙找到姬公。拉着他的手臂到僻静处问他:你怎么能这么说话?姬公知道姬家性情懦弱,就是要利用他这一点。所以理直气壮地说:你不和我同谋,我就让你比我先死。姬家听了这话吓的就问姬公:那你想让我怎么样?姬公说:主公的无道在分鼋这件事上已见端倪,我们必须干掉他才能自保。除掉他以后,我们共立姬去疾为君主,然后实行亲晋外交,郑国也能得以保几年平安,让百姓过点安生日子。姬家想了好一会,才慢吞吞地说:我不参与,也不阻挡,更不泄密,想怎么办你自己酌量着办吧。

姬公达到了目的,就私下召集自己的心腹、朋友和灵公的反对者,乘灵公主持秋祭需要斋宿的机会,用重金收买灵公身边的人,半夜里偷偷进宫,用袋子装上土压在灵公的胸口,对外就说是“中魇暴死”。姬家明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故意装糊涂,就这样,可怜的灵公嗣位一年多,就因为一句话,一场玩笑,一鼎鼋食丢了性命。

第二天姬家和姬公商量要立姬去疾为君主,姬去疾大吃一惊说:先君还有十二个儿子,如果以德选人,我不是最贤德的;如果以年龄选人,我不是年长的。我死也不敢有嗣位为君的想法。

姬家和姬公没办法,就商量扶立了年长的姬坚嗣位。这位就是郑襄公。

郑襄公得了君位,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:能和自己争夺君位的潜在敌手就是自己的亲兄弟。而且这些弟弟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,都有自己的势力,想稳住位子就必须对兄弟下手。

襄公有几个亲兄弟?十三个,都是穆公姬兰的儿子,老大姬夷被杀了,自己继位了,还有十一个弟弟,怎么办?就私下找姬去疾商量,想除了留下姬去疾其他的全都赶到国外去。姬去疾是个品德高尚的人,他说:父亲是奶奶梦到了兰草之后生的,当时就因为这个梦做了占卜,占卜的结果是说父亲一定能昌盛姬姓的这一宗,我们这些兄弟是贵族中的公族,就像是一棵大树,根本荣正,枝叶就昌盛,根本伤露,就会枯死。您如果能兼容这些兄弟,我与你同甘苦,不能相容,我就和他们共患难。让我留在你身边却把其他兄弟赶走,将来有什么面目到地下去见父亲。襄公被感动了,就把自己的十一个弟弟都用为大夫,并共同知政参政。

姬家主持朝政,马上派使者去晋国求和,这个时候的晋已经今非夕比,不再挑肥拣瘦,投诚就行,郑国求的是国安,晋国求的是心安。

楚国得知郑国倒向了晋国,马上派公子熊婴齐为大将率兵伐郑,理由是郑国弑君无理。郑国派人向晋求救,晋国派荀林父率兵救郑,楚军得知晋国救兵到了,转兵伐陈去了。郑襄公和晋成公在黑壤(又叫萸父。在今山西省沁水县西北)会盟。巩固了双边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。

公元前604年,楚庄王又率兵伐郑,楚军围了桝棼。郑马上向晋求救,晋国派郤缺为大将率兵来救,以突然袭击打败了楚军,郑惠公很高兴,姬去疾却满脸忧虑之色,襄公很奇怪就问他为啥打了胜仗了还不高兴,姬去疾说:晋军打败楚军有很大的偶然性,虽然胜了,楚必然找郑报仇,晋又不能对我们做长期支持,所以楚兵之祸已经近在眼前了。

果然,第二年楚军又来伐郑,大军驻扎在颖河北岸。当时姬家已经病逝,姬去疾乘机追究姬公的弑君之罪,杀了姬公并把他的尸体在朝中曝光。而且把姬家开棺斩尸,驱逐了姬家、姬公的家族。又派使者对楚王说:郑国弑君并把郑国的外交倒向了晋国,都是逆臣贼子姬家和姬公干的。现在已经伏法。郑国愿意和楚国和好并会盟。

楚庄王同意了郑的请和要求,但因为陈发生了内乱,庄王就转兵伐陈,会盟的事就放下了。楚庄王灭了陈又恢复了陈,腾出手来就又来伐郑,这一次下了决心,国内精兵全部参战杀向荥阳。大军攻破了郊关直逼城下。庄王传令四面攻打,昼夜不停地攻了十七天。郑襄公依仗有晋能相救,也就拼死抵抗绝不投降。双方伤亡惨重。忽然荥阳城东北角崩陷了几十丈,楚军乘机猛攻,眼看就要攻进城了,庄王听见城内妇孺老幼哭成一片,心中十分地不忍,下令楚军退兵十里。庄王一是示仁,二是试探,郑襄公借机发动百姓抢修城墙。庄公一看郑国没有感仁投降的意思,就再次进兵围攻,郑襄公率领郑国军民顽强地坚守了三个月,被楚军攻破了城门。

庄王入了城,看到郑襄公光着上身牵着羊,在逵路迎接楚军,自己请求臣服于楚,做楚的附庸。庄王答应了郑的请降要求,但是把姬去疾带去楚国做了人质。

郑国虽然投降了,但晋的救兵还在半路上。荀林父带六百乘战车救郑,楚庄王这次也没回避,就驻军待敌,准备和晋军做一次战略决战。

郑襄公又蒙了,刚降了楚,晋又来了,而且在力量上晋强于楚,怎么办?大夫皇戍进计说:我请求去晋军做使者,说服晋和楚决战,谁赢我们就向谁投降,免得总受这窝囊气。就这样襄公两面派使者挑斗,由于晋军内部不和,而楚军团结一致,最后楚军以弱胜强打败了晋军取得了胜利。从此晋楚两国强弱易位,楚夺去了霸主地位。郑国也就因势就势投靠了楚国战略集团。

公元前587年,郑襄公去世,儿子姬沸继位,是为悼公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锦哥零食铺子微信公众号
  • weinxin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