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也萧何败也萧何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历史故事

郑昭公姬忽,也是一个素质不错的君主,可惜他的身下有那么几个同样优秀且不甘寂寞的弟弟,家变毁了昭公,内乱毁了郑国。

昭公继位,按当时的礼制要上报天子,下诏国人,横向通知各诸侯国。使者派出去了。派到宋国的是祭仲。别忘了,姬突在宋国出居。

姬突的母亲是宋国旺族雍氏的女儿,名叫雍姞。雍氏在宋国很有权势,也很得宠。姬突来到舅舅家居住,十分想念母亲,就和舅舅商量怎么能回郑国夺取君位,雍氏就把这事和宋庄公说了,庄公答应帮助想办法。听说祭仲来宋国出使,庄公高兴地说:好!姬突回郑的事就得在祭仲身上做文章。

祭仲为什么亲自来宋国出使?因为他是忠于姬忽的,想顺便探听一下姬突的动静。没想到聪的祭仲失算了。

宋庄公让宋国著名的勇将南宫长万带领甲士在朝堂设伏,等祭仲到了朝堂行了礼,埋伏的甲士突然冲出来把祭仲擒了。祭仲大声叫道:我不是你的宋臣,你凭什么捉我?宋公说:你到军门去说吧!当天,祭仲就被关进了军府。

祭仲在军府里坐卧不安,周围甲士把守防卫严密。到了晚上,宋的太宰华督带着酒肉亲自来到军府给祭仲压惊。祭仲说:我们君上派我来和贵国结好,并没有得罪宋公之处,为什么要拘禁我。华督说:不为别的,姬突现在居于宋国这你是知道的,我们宋公认为姬忽柔懦,不适合做郑的国君。您如果能废了姬忽改立姬突,你就是立新君的功臣,宋和郑也能保持长期友好。

祭仲是拥“忽”派,怎么能答应这事,就说:新君的废立我们只能遵行先君的意见,以臣废君,诸侯岂不是要行讨伐吗?

华督笑了笑说:姬突的母亲雍姞深得先君庄公的宠爱,子以母贵,有什么不能继国呢。况且废立更替这类事,在诸侯中还少吗?连我们庄公不也是这么得的君位吗?又有哪个诸侯来讨伐了。

祭仲只皱眉头不说话。

华督看祭仲还在犹豫权衡中,就恐吓道:你如果不同意,宋也不是没办法,那就是杀了你祭旗,然后由勇将南宫长万带兵车六百乘强扶姬突登位。到那时,宋的目的照样达到了,你的命还白丢了,你自己权衡吧!

世界上的聪明人都有一个通病,就是毅志相对薄弱,保命是吃亏的底线,所以越机智的人,舍生取义的越少。祭仲也是如此。在恐吓面前,祭仲屈服了,并且向华督立了誓。

华督连夜把逼祭仲就范的结果向宋庄公做了汇报,第二天,庄公就让人把姬突请到密室对他说:我对雍氏有承诺,答应帮你谋夺君位。现在郑国派人来讣告先君去世,又通告新君已立。新君有密信给我,嘱咐我杀了你,事成以割让三城为谢,我于心不忍,所以私下向你透露这个消息。

一通瞎话把姬突说信了。姬突急忙跪倒说:姬突家门不幸旅居在贵国。我的生死都掌握在您的手里。先君如果在天有灵,保佑我在您的扶持下得到郑的君位,郑国的事惟君命是从,何止三座城池!

宋公说:我已经把郑的使者祭仲囚禁在军府,就是为了用他给你复位。做这件事非祭仲不可,我要和他亲自盟定此事。

宋公就让人把祭仲“请来”和姬突见面,确定了废立之事,然后歃血为盟,宋公自己亲自做司盟,太宰华督做见证。宋公让姬突立下了誓约,在原来说的三城以外,还要贡献白璧百双,黄金万镒,每年纳贡谷物三万钟(宋的便宜占大了。这个当年流亡在郑得到了郑庄公保护的子冯,为了眼前利益已经忘了分手时对郑庄公立下的誓言),作为宋国扶持姬突夺取君位的谢礼。宋公和姬突签了约,祭仲和华督以证人身份签了名。这时的姬突,为了君位已经是没有什么不能答应的了。从这点看,他的老爹庄公对自己这个儿子有点看走眼了。

宋公又要求姬突在为君之后把国事的事权都交给祭仲,姬突也答应了。又得知祭仲有个女儿未嫁,就由宋公做媒许给了雍氏的儿子雍纠,并让雍纠随祭仲去郑国成亲,还要委任雍纠为大夫,祭仲不敢不答应也许诺了。

姬突和雍纠着了便装,假扮成商人随祭仲回了都城,就藏身在祭仲的家里,祭仲也伪称出使回来途中染了病,不去上朝。

祭仲在郑是政治上的天平,谁敢不敬。听说他有病了,众大夫都争先恐后来家里探望。祭仲事先安排了一百多勇士藏在帷幕后,然后才请众位大夫到内室相见。

众位大夫一看祭仲满面红光,根本没有有病的样子,就吃惊地问他:相国看不出有病,为什么不上朝呢?

祭仲说:我没有病,我的病是国病。先君宠爱的是公子姬突,去世前把他托付给了宋庄公。现在宋国勇将南宫长万已经率领战车六百乘出兵伐郑,郑国面临这样的变故,我们怎么应对?

诸位大夫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心里害怕,口中无言。

祭仲把握住火候,对大家说:现在要解宋兵侵伐之危,只有废立更替才可以免祸,姬突就在我这里,是福是祸全凭大家一句话。

高渠弥是姬忽的反对派,原因就是因为他阻止了自己成为正卿的可能。报复的机会来了,他挺身抚剑而出先表态:如果真的能像相国说的那样是郑国的社稷之福,我愿意面见新君。其他的大夫一看亚卿先出来表态,就以为是祭仲他们事先设计好的。偷眼一看帷幕后藏有甲兵,真刀真枪地站在那谁还肯触那个霉头,都齐声赞成。反正郑国也不是自己的,不管谁做君位,能保证自己利益就行,谁去冒那个风险。

祭仲请出了姬突,扶到上座之后,自己和高渠弥先行了大礼,诸位大夫被迫随大流也施了礼,姬突就算在祭仲家里得了君位。

祭仲又拿出了事先备好的表章让人去送给了昭公,大意是:宋国已经派重兵扶姬突夺君位,我们为了给国家避祸,就只能扶姬突不能再帮你了。同时又给昭公附了一封密信,信中说:确定你继位,并不是先君的本意,是我说服了先君才这么安排的。这次出使宋国我中计被囚,宋国以扶姬突登君位相要挟,为留有用之身将来帮你复位,我不得已答应了他们,眼下不这么做已无计可施,主公可以暂时弃君位外逃,我会想办法找机会帮你复位。如果我话不服前言,天诛地灭!

昭公收了表章又看了密信,知道大势已去,和君后妫氏凄凄惨惨分了手,逃到卫国去了。

祭仲领着众大夫又奉姬突为君,是为厉公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锦哥零食铺子微信公众号
  • weinxin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