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“蛇”之争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历史故事

姬仪继了君位,任命祭仲为上大夫,叔詹为中大夫,原繁为下大夫,国事交给了祭仲,派使者出使齐国、陈国,稳定双边关系,营造立国环境。厉公在栎地知道新君已立,也没再折腾,郑国算是暂时稳定下来了。

前686年,祭仲去世。这个郑国当时的第一智者一去世,失去了核心的郑国又进入了新一轮的混乱。

祭仲确实是聪人,但从其所做所为看得出仍是临机处变的“小聪明”,所以郑国是离了旧乱生新乱,没能改变乱的格局。郑国缺乏的是管仲范雎那样的大智慧。

所以一时强势的郑,随着郑庄公的离世由强入乱,随着祭仲的去世,由乱入衰。虽然后来也出过叔詹、子产这样的贤相,但君弱国弊,处于大国夹缝中战事连连,一直没能使郑国强大起来。

姬仪史称郑子,因为没得到谥号,所以他和姬亹一样,坐过君位却有其实无其名,有的书中称他为姬婴,我们这里按《史记》的记载叫他姬仪。

这时姬仪已经在位十三年,厉公在枥地就谋划了十三年,因为有祭仲支撑着,厉公也不敢枉动,祭仲一死,历公的复国活动又掀起高潮。两年后他借助着齐国称霸这股不可抗拒的力量终于复了国。

齐桓公这时已经在事实上成了霸主。霸主就得打败敌手,当时齐的最大敌手是楚国,但齐要和楚争必须经过郑,就必须先解决郑的问题。管仲和宁戚给他出主意,扶持厉公复国,厉公就一定会亲齐,成为齐制服楚国的跳板。

桓公派齐将宾须无带二百辆战车前去扶厉公归郑复国,这可把郑厉公高兴坏了。这时他派去国都侦察的密探回来报告,说郑国发生了一件奇事,什么事呢?

郑国都城的南门,门内有一条大蛇,长八尺,青头黄尾;门外又有一条蛇,长一丈多,红头绿尾,在门阙中搏斗了三天三夜也分不出胜负。城内居民都来看热闹,人山人海就是没人敢近前。打到第十七天,门外的大蛇咬死了门内的蛇。外面这条蛇进了城不说,又进了郑国国君的太庙,再就没出来。

齐国大将宾须无站起身向郑伯称贺说:祝贺你!你的君位已经由上天确定。郑厉公就问:你怎么知道?宾须无说:这场蛇的搏斗是上天安排的两君相搏的预演。外蛇就是你,内蛇就是姬仪,因为你是兄他是弟,所以蛇身外面的长城内的短。到第十七天外蛇才咬死内蛇入城,是你从出逃到今年正好十七年。内蛇因伤而死,这是姬仪失位的预兆,外蛇进了太庙,是预兆你将主持宗庙社稷。这不是天意吗?所以我们的复国之举是顺天应人。

郑厉公听了深施一礼说:如果真的能像你说的那样,齐国的复国之功我将终生不忘。

宾须无和郑伯商定:夜袭大陵。

郑伯领兵突袭,守将甫瑕还真是常备不懈,反应很快,带兵出城御敌,没想到宾须无带兵从背后包抄先攻进了大陵城,甫瑕两面受敌知道必败无异,就下车投降。郑伯复国的梦这么多年就被甫瑕挡在这里,现在抓了人,恨的高声喝喊:给我斩了他!

甫瑕也大声喊道:君侯你如果不想复国,就杀了我!

郑伯听他这么说又让人把他推了回来,问他为什么这么说。甫瑕说:主公若能饶我,我就可以杀了姬仪迎你入城。

郑伯说:你有什么本事能杀了姬仪?不过是想蒙骗我放你回郑罢了。

甫瑕说:现在郑的大权都由叔詹掌握,我和叔詹是好友,主公若能赦我,我偷偷潜入国都说服叔詹,一定把姬仪的头献到您的面前。

郑伯故意施加压力,指着甫瑕大骂:你这个奸诈的老贼想诳我上当,我一旦放你归郑,你和叔詹一起带兵抗拒怎么办,你以为我能信吗?

宾须无说:这个好办,我们可以把他的家人留在大陵,他如果使诈就杀他全家。

甫瑕边叩头边说:如果我使诈,主公可以杀了我全家。厉公又让甫瑕发了誓。郑伯这才放他回都城。

甫瑕回了都城,连夜去见叔詹。叔詹一看甫瑕大吃一惊,问他:你在守卫大陵,怎么到了这里,事先又不通报。甫瑕说:齐桓公要扶姬突归位复国,让大将宾须无统兵偷袭已经占领了大陵,现在大陵失守,我是逃回来的,齐军会马上就到。事情紧急,如果我们杀了姬仪开城投降,即可保家小又可保富贵,百姓也免遭生灵涂炭。这是郑国转祸为福之举,现在做还来得及,晚了后悔都来不及了。

叔詹半天没说话。沉思了好久才说:我当年想迎回旧君的想法被祭仲否决了。现在祭仲已经死了,这是天助旧君啊!违背天意必有祸,但怎么才能把事做成我们又没危险呢?

甫瑕出主意说:可以通知姬突在栎城马上进兵,你出城假装带兵迎战,姬仪必然登城观战,我在城上随机应变,我一得手,你就在城下迎厉公入城,大事可成。

叔詹马上派人送信给姬突,让他进兵。自己带着甫瑕来到朝堂报告大陵失守的经过,姬仪听了大吃一惊。说:为今之计,只有花重金买楚军相救,等楚军一到,我们内外夹击,可以战胜齐兵。君臣在这各怀心腹事的商量怎么办,基本确定了买楚救郑抗齐的自救思路。但叔詹已经有了外心,就不可能真心抗齐,故意拖了两天,齐军和厉公的兵马就到了城下。叔詹装出很忠君的样子说:我领兵出城拒敌,甫瑕保主公城上观战。姬仪信以为真,就登了城。

叔詹带兵出城只打了几个回合,宾须无就全线出击,叔詹带头败逃,甫瑕就在城头大喊:郑军败了!姬仪平时就胆小,听到这一喊转身就想下城逃跑。被甫瑕从背后一剑毙命,死在了城上。之后甫瑕又带人入宫杀了姬仪的两个儿子,以此向新主子表示忠心。

叔詹则陪厉公入了城,到朝堂召集群臣,算是光荣复位。结束了姬仪的十五年统治。郑国人比较拥护厉公,所以厉公复位几乎没有什么政治动荡就完成了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锦哥零食铺子微信公众号
  • weinxin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