兄弟相残归零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历史故事

郑厉公复位,首先厚赏了宾须无,犒劳了齐军。

朝堂第一次议事就把甫瑕召出站班说道:你守卫大陵十七年让我没法入郑,可以说对旧主人忠心可嘉。但今天你贪生怕死,却能为了活命而弑君,可见你用心不专而且不可信,我毕竟和姬仪是兄弟,你杀了他,我要用你为我兄弟报仇。当即喝叫力士押到市场斩首示众。但宽恕了他的家人。

当叛徒往往就是这样的下场,双方被蔑视,双方没人格,双方都结仇,留骂名而祸自身,古来如此!

原繁当初力主立姬仪为君,现在厉公复了位,怕厉公报复吓的称病告老不上朝,厉公派人数说了原繁的罪过,原繁自刎而死。

厉公追究当年逐君之罪,杀了公子姬阏。强鉏跑到叔詹家里避祸,由叔詹出面讲情,才免了一死,但砍了他的双脚。祭仲已死,不再追究。

厉公用叔詹为正卿,堵叔、师叔为大夫,被国人誉为“三良”。

庄公英雄一世,被自己认为有些贤能的四个儿子,君位轮坐了一遍,郑国乱了二十一年,三个丢了命,一个亡命国外十七年,好端端的郑国被折腾的由盛入衰。

厉公时最难的是邻国关系问题,主要是因为齐、楚争霸,郑夹在中间,谁也惹不起。这时正好楚文王去世,厉公很高兴,认为这回总可以松口气了。叔詹说:主公,古人说“依人者危,臣人者辱”。我们立国在齐楚之间,不受辱就面临危险,总这样不是长远之计。当年我们桓公、武公、庄公三位君主,都是周的卿士,所以虽然国不大,但有这个特殊地位,诸侯们都很尊重。我们要想站住脚,也得走这条路。厉公赞成这个主意,就派大夫师叔去京都洛阳找找门路看能不能在朝中弄个卿位。哪知周天子门下也不消停,正赶上“五大夫”做乱,失败后王子姬颓跑到卫国,卫侯出兵支持姬颓兵围王城争王位,周公忌父打了败仗保着周惠王跑到了温地。五大夫占了王城就奉不务正业一心爱牛的姬颓为王。

叔詹在这时表现出了超常的政治智慧,他对厉公说:这是个好机会,如果我们能帮惠王复位,那主公立下的就是万世之功。

厉公就派人带兵迎周惠王从温地来到栎邑,住在当年厉公逃难时住过的宫殿里,同时给姬颓写了一封信,信的内容是:

“突闻以臣犯君,谓之不忠;以弟奸兄,谓之不顺。不忠不顺,天殃及之。王子误听奸臣之计,放逐其君。若能悔祸之延,奉迎天子,束身归罪,不失富贵。不然,退处一隅,比于藩服,犹可谢天下之口,惟王子速图之。”

姬颓看了信赶走了郑的信使。郑厉公到栎地朝见了周惠王,派人约西虢公一起起兵伐姬颓。郑厉公率领郑军攻南门,虢公率领虢军攻北门,姬颓光顾着喂牛也不做迎战准备,结果百姓打开城门迎接郑军入城,“五大夫”三个被乱军所杀,两个被擒,和姬颓一起被斩首。

惠王复了位,为嘉奖郑厉公,把虎牢以东的地方赏给了郑厉公,郑厉公这次救驾可以说是名利双收。

可是在回郑的路上,厉公得了病,回到都城就病故了。群臣拥立世子姬捷继位,这位就是郑文公。这一年是公前673年。

郑厉公一生也真是不容易,先期夺兄之位在位四年,被昭公打跑在栎地流亡十七年,又从弟弟手中夺回君位在位七年,前后二十八年,伴随着兄弟间的血腥,谋位欠债的屈辱,复位周惠王的荣耀,经历了郑由强走弱的过渡过程,永远地休息了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锦哥零食铺子微信公众号
  • weinxin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